九十八章 至情至性

?热门推荐:
????刷的一下,一道灰色的鞭影,仿佛从九霄中放出。

????啪!

????秀娘周身冒出一团烟气,随即,秀娘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。

????她的面目狰狞,血管暴张,青筋绽露,整个人的面目神情可怖到了极点,然而,她的一双温润的眸子,死死盯住那不断奔突的阴魂,放出热烈的情感。

????她的眼神竟然在笑。

????刷的一下,又以及枯魂鞭,秀娘的肉身极为被打烂,已经惨叫不出来,眸光也有了散乱的迹象。

????“不!”

????张中行惨呼一声,竟然如有神助般地冲破了四人的围捕。

????如此反常一幕,令郑雄一颗心暗暗沉到了骨子里,不得已,他悄悄捏碎了一块玉符,便传出意念,示意黑白阴差和张家兄弟罢手。

????他想看看到底这一人一个妖,有什么不寻常之处,竟引得如此异变。

????他这边才罢手,张中行的阴魂便冲到了秀娘身边,秀娘拼命地摇头,示意他不要过来,张中行眼中已经没有那行将甩落的枯魂鞭,只剩了秋娘,径直扑了过来。

????眼见枯魂鞭便要落定,忽然两团篝火熄灭,秀娘从锁链中跌了下来。

????张中行下意识便要去扶,奈何他乃是魂体,又毫无法力,哪里扶得住。

????“为什么,为什么,秀娘,你这是为什么……”

????望着奄奄一息地秀娘,张中行痛苦得嘶嚎。

????他的反应,落在张家兄弟眼中,和疯癫,分裂,别无二致。

????他们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阴魂张中行,在他们的记忆中,张中行是最最厌恶这妖妇的,为了避免这妖妇入侵家宅,甚至在家中喂养了为数众多的恶犬。

????平时,任谁提这妖妇半个字,张中行一准勃然大怒,六亲不认。

????若说张中行和这妖妇旧情难忘,可他二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,自己父亲临死呓语,呼唤地也是他二人母亲的闺名。

????即便父亲死后化作阴魂,第一时间,也是扑过去抱住自己的母亲,可眼前的一幕,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????忽的,二人脑海中齐齐冒出一个可怕的假设,假设这一切,都是父亲做给这妖妇看的,那,那父亲对这妖妇……

????一念既此,二人遍体生寒。

????秀娘伸出手轻轻抚着张中行的虚影一般的脸颊,呕出一口血,红唇如焰,“张郎,我现在好快活。”

????张中行沉沉一叹,这一叹沉重的宛若山岳,仿佛压在身上数十里的千万斤重担,终于在这一叹中卸了下来。

????张中行轻轻虚抚着秀娘的脸颊,深情地道,“秀娘,我已经耽误你快一百年了,我不能再耽搁你了,你有卓绝的天资,大好的仙途,而我迟早要化作飞烟,变作你记忆里最痛苦的一部分,这会影响你的道心,窒碍你的修行,你既入道,当知仙凡有别,为何,为何,你就是堪不破呢?为我一个终将化作泥土的凡夫,值得么?”

????张中行此番说来,张家两兄弟简直要被震撼得晕厥过去。

????现在彻底证明了张中行对秀娘的无情,不过是顶在最最深情前面的伪装,他们简直不敢想象,自己父亲这一甲子是怎么过来的。

????要在一个妖修面前,始终扮演好这种无情,到底要花多大的苦功,做怎样艰苦卓绝的努力。

????然而,一想到张中行临死前,还能为了掩饰而呓语他们母亲的闺名,化作阴魂的第一时间,又第一时间进入了扮演状态。

????一个人都做到这份上了,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。

????可如此艰辛努力的背后,又该蕴藏了怎样的一往情深。

????他们第一次发现那个永远沉默寡言,除了时刻憎恶妖妇,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父亲,最最在意的,竟然还是这妖妇。

????如此荒诞的一幕,简直就是对他们人生的最大嘲弄。

????现在看来,父亲明明不好女色,却以两年纳一个的速度,收了数十房的小妾,生了一堆子女,却极少赐名,这一切的谜团,终于都解开了。

????最最可怕的一点,直到此刻,他二人才知道,自己的父亲有极大的可能曾经也是一名修士,不然,素来不过问他二人修炼的父亲,怎么能知道道心,怎么能知道那么多修行知识。

????现在看来,那修远道长真就不是父亲凡俗的朋友,而是父亲结下的仙家好友,不然一个凡夫怎么可能在一个修士面前,有那么大的面子。

????“值得。”

????秀娘满眼欢喜地望着张中行,“不管张郎如何待我,我总是记得寒山寺中,那个为我逐走狼妖,轻声抚慰我,叫我别怕的郎君。三年前,我突破化形境,灵识映照前后,我才知道我的张郎到底为我做了什么。原来八十年前,我能一举成就幻形,不是我有多了不起,而是张郎趁我昏睡之际,悄悄将那三花至宝丹送我服下。还勉力助我行宫过血,以至伤了根基,断了仙途。”

????“张郎,你如此待我,可叹我到数年前,还以为是你负心薄幸,我真真配不上张郎待我的这片心。”

????张中行轻轻揽着秀娘,若能下泪,早已泣不成声,“你傻,你真的太傻,我此生已无憾,只盼着你能不受我拖累,成就大道,偏偏害得你如此,我……”

????秀娘伸手捂住张中行嘴巴,“五十年了,这是我最开心的一天,张郎,若无你,我纵修成鬼仙,又有何趣,不过是在这无边痛苦中沉浸更久的时间,受更久的折磨。现在的我,能和你在一起,哪怕只有片刻,也比得过旁人三生三世的快活。”

????“好不要脸的妖妇,无耻之尤。”

????张家老大终于忍不住,痛声叱骂。

????“住口!”

????张中行怒叱道,“却不知尔辈适才捉拿乃父亡魂献媚之际,又是何等丑态?我虽和你母亲无情意,但你母亲要的根本不是情意,昔年嫁我之时,她要的就是富贵荣华,而这些,我已经给她了,统统都给了。只有你们,借着我张中行的牌子,你们都得了什么,你们自己清楚。可叹都是养不熟的狼崽子,我便是阴魂之躯,也是你父,你们适才做了什么,还要诡辩么!”